集團門戶     中 文   |   English
快速導航
媒體關注
在這里,我們聆聽媒體對我們發出的聲音。
民營企業家代表呼吁享有平等地位:“有時候,我們也很弱勢”

 “我想發個言,說的問題可能在座的許多代表都碰到過。”13日上午的第三組代表小組會議上,全國人大代表、浙江元立金屬制品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葉新華第二個發言。“我覺得關于企業實行‘末位淘汰’、‘競爭上崗’的管理辦法紀要,需要修改。”

?話音剛落,幾位在場的企業家代表中,有的扭頭望向葉新華,有的準備發言補充,有的點頭表示贊同。

?去年11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第八次全國法院民事商事審判工作會議(民事部分)紀要》,明確把用人單位在合同期限內通過‘末位淘汰’或‘競爭上崗’等形式單方面解除勞動合同界定為‘違法’,這對企業的正常管理、生產成本和中國產品的世界競爭力以及國內投資環境都會產生負面影響,我建議最高法院對此進行修正。”

?雖然葉新華的聲音不高,但不少代表聽完開場白就嘀咕起來。“什么?這不是很正常嗎?怎么就違法了?”“許多企業不是一直這樣管理嗎?”“在勞動合同里特別寫明也不行嗎?”

?我也覺得不理解。”葉新華繼續發言,“末位淘汰”和“競爭上崗”是國際通行的做法,是由西方發達國家的優秀企業總結出的行之有效的管理辦法,中國許多企業都引進并實施。“這些管理法對激發勞動者潛能,提高企業生產效率,優化企業管理等具有積極作用。另外,這也是克服追求舒適、不勞而獲等人性弱點的有效辦法。”

?我也覺得法院在這些方面,應該支持企業。”全國人大代表、華峰集團董事局主席尤小平說。?

?大家都存在固定思維,覺得勞動者是弱勢群體。但其實,企業有時也是弱勢群體。如果工人消極怠工,你想減薪也不行,他馬上就告你。但工人想走就走,即使不提前一個月告知,你也拿他沒辦法,這就不公平!”葉新華補充說。

?沒錯!即便工人存在問題,你想解聘,也得保證滿足他的要求。”在全國人大代表、森馬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邱光和看來,民企不但應與勞動者平等受到法律保護,國家機關還應加強對非公經濟領域的反腐力度。“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后,監察對象覆蓋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但民企管理層不在此列。這不能滿足現實需求。”

?本來我想讓大家先發言,聽老邱提到反腐就有點激動,也想講兩句。”尤小平緊接著打開麥克風,“經濟社會在不斷發展,相關法律修訂工作也應與時俱進、創新驅動。”

?民營經濟發展到今天,已占經濟總量的50%以上,必須加強相應的頂層設計。”尤小平認為,民營企業家是改革開放的參與者、受益者,積累的財富屬于全社會。在此基礎上,國企、民企、外企應享有同等的“國民地位”。“現在民營經濟層出不窮的廉潔問題,需要引起社會更多關注和法律的保護。”

?坐在會議桌另一側的全國人大代表、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原院長齊奇回應:“其實我們一直在努力轉變觀念,讓每個市場主體的合法權益得到法律的平等保護。平等保護,不僅要保護’大個兒’的民企,也包括中小民企。”他坦言,過去,在民企與國企有糾紛對簿公堂時,由于法官存在“保護國有資產不流失”的意識,客觀上會存在一定偏向,“但現在平等保護理念已確立,民企勝訴的案例也屢見不鮮”。

?針對民企內部的侵財犯罪問題,他認為民營企業家自己也要“把腰桿挺得硬一些”。“許多企業家覺得報案麻煩,加上企業內部關系復雜,寧愿選擇私了。我建議,發生此類問題情節嚴重的,你們一定要報案,這樣才能提高對犯罪分子的震懾力,營造民企內部好的風氣,助推非公經濟持續健康地發展。”

                       (本文原載于2017年3月13日《浙江日報》  記者丁謹之)

已閱讀完畢,可選擇 返 回 上一篇 下一篇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